2020-06-20 05:27317位顶级明星PK谁的微博粉丝注水最严重?

     317位顶级明星PK谁的微博粉丝注水最严重?

  产品广告被观看350多万次、评论数千条,粉丝们各个喊着“安排了!”“已入手”“马上去下单”,幸福到眩晕的老板按捺住颤抖的双手点开店铺一看:优惠券领了2张,销售额竟然为零……

  这就是前段时间微博上著名的“卖假货的被买假粉的骗了”事件,380万粉大网红0带货。

  有人通过微博的推广功能,搜索了涉事博主@张雨晗YuHan,可以看到,这名大网红只有1.02万名可投放广告的粉丝,占比不足0.3%,带不动货也很正常。

  微博CEO王高飞(@来去之间)解释,“可投粉丝”指的是近日有登录记录的粉丝数。而在营销行业内,这一由微博官方提供的数据基本与活跃粉丝数划等号(当然,近日不活跃的粉丝不一定就是僵尸粉)。

  我们重点分析了粉丝超千万的全部317位头部明星,以及入选微博超话榜的流量担当们,一番操作后,可以简单直接地回答这么几个问题:

  开篇我们就直接进入激动人心的含水量大比拼。在本文中,我们用微博推广功能提供的“可投粉丝”来指代活跃粉丝,并据此计算活跃粉丝占比来评估明星微博粉丝的含水量。

  在317位粉丝超过1000万的微博明星当中,只有李现、欧阳娜娜、沈腾和肖战4位明星的活跃粉丝率超过30%,微博粉丝含水量最低。李现和肖战都是今年爆发的新流量,粉丝量的增长确实相当扎实。

  活跃粉丝比例排在前十位的明星还有张继科、黄景瑜、张钧甯、马思纯、朱亚文和沙溢——还是演员为主。

  这个比例排名的另一端会更刺激一些——谁才是千万粉丝大V中活粉率最低的大明星?

  排在最前面的是曾经的星女郎黄圣依、模特兼演员胡兵以及来自于SNH48的黄婷婷和李艺彤(她俩竟然连这种排名都能凑在一起);坤音四子的木子洋和卜凡也榜上有名,不知是一年多以前还高喊着“绝不认输”的坤音女孩们,如今已经没了往昔热情,还是早年涨的粉本来就不那么扎实。

  火箭少女杨芸晴也以5.51%的活粉占比上了含水量的榜单。DT君还好奇查了下她的队友孟美岐和吴宣仪,两人的活粉占比也不是太高,不到7%——都跟杨超越的18.93%相差甚远。

  我们单纯地给这些明星的活跃粉丝量排了个序,来一发微博真人气王评选。

  结果与日常在微博上感知的明星存在感不太一致,何炅、邓超和谢娜占据了活跃粉丝量排行榜TOP 3。活跃粉丝量与声量不成比例,可见默默关注看热闹的路人才是中流砥柱。

  而除了何炅和谢娜,排名靠前的大多是演员,影视剧和热门综艺果真是刷国民度的大利器。如果不具备薛之谦这样的段子手禀赋,有效的涨粉姿势就应该像Angelababy这样在综艺和电视剧里疯狂刷脸。

  我们还注意到,进入前20的明星成名时间都不短,毕竟要凑起来这么庞大的粉丝数字,很大程度上得靠不断吸收好感路人,刷存在感的时间越长,积累也就越多。

  这一点同样适用于流量明星。活跃粉丝数量TOP 20榜单中,称得上是流量明星的几位:易烊千玺、李易峰、鹿晗、张艺兴、吴亦凡,都还是早年“四大三小”“归国四子”中熟悉的名字。

  而李现、肖战、王一博、朱一龙等流量新贵,虽然存在感很强,但由于积累不够,粉丝基础还比较薄弱,总粉丝数大多刚过2000万,要拼国民度,恐怕还得继续熬路人缘。

  这里我们可以总结出“明星活粉第一定理”:想要拥有一个足够活跃的微博,仍然需要时间来积累庞大的粉丝基础。

  接下来,我们将317位明星的微博粉丝量与活粉占比数据做了比对,又有了两个发现。

  一是,随着明星微博粉丝增多,同档位明星的含水量差距缩小,极大值与极小值都逐渐消失。

  我们可以这么理解这个趋势:微博整体的活粉也有限,当粉丝量级到达巨无霸的程度,大家能抢夺的蛋糕盘也有限,明星们的活粉率逐渐趋于稳定——越来越趋同于微博的大盘活粉率。

  目前微博上共有4位博主粉丝数超过1亿,分别是谢娜、何炅、杨幂和杨颖。其中活粉率最高的是何炅(14.0%),最低的是杨颖(11.3%),他们的粉丝含水量差距并不太大。

  另一个发现是,4000万是一个活粉率的分界点,当粉丝量到达这个段位之后,随着总粉丝数再上台阶,活跃粉丝的比例出现下滑趋势。

  结合上述两点,我们可以总结出“明星活粉第二定理”:粉丝总量越低,活粉率相对就越容易高。

  当明星拥有了一千万粉丝,也就算是在微博上红了。于是在1000万-2000万这个门槛,主要聚集了两类明星:真的红了和想标榜红,“真的很热闹”和“假装有人气”之间的粉丝含水量自然差距巨大。

  在关于微博的话题讨论中,流量明星自然是绕不开的话题,他们在微博上获得了最大的声量,热情的粉丝也刷出极强的存在感。

  我们用明星在超话榜的排名来代表他/她的粉丝热情度。下图是超线明星的活跃粉丝表现,平均活粉率为17%,这一数据高于317位明星的平均水准(14.26%)。

  但从这些粉丝格外热情的明星之前的排序来看,粉丝的热情度并不等同于他/她们的活跃粉丝比例。

  从具体名单来看,超线的张云雷,活粉率高居第3,仅次于今年最红的李现和肖战,而位列榜首的蔡徐坤,活粉率仅11.86%,排第16位。

  结合上述分析,我们可以总结出“明星活粉第三定理”:粉丝的声量和热情,跟明星的活跃粉丝数量并没有太大关联。

  为了进一步吃瓜,我们顺手根据活跃粉丝数量以及活粉占比,把超话榜明星分为了四大象限:高粉丝数低活粉率、高粉丝数高活粉率、低粉丝数高活粉率、低粉丝数低活粉率。

  在高粉丝量高活粉率的优质阵营中,流量明星正在与实力艺人竞争,除了大家的老公李现和肖战,还有大家的童年偶像胡歌。

  高粉丝量低活粉率的佛系阵营中则主要是出道多年的老流量,包括TFBOYS、唐嫣、杨幂、赵丽颖和黄子韬等,陪伴他们的粉丝依然很多,不过大部分都已经进入了岁月静好的状态。

  而低粉丝量高活粉率的潜力阵营里,德云社的郭麒麟、张云雷纷纷上榜,今年6月通过腾讯视频《创造营2019》出道的R1SE成员姚琛、焉栩嘉、张颜齐也赫然在列。

  反观该组合里的其他成员刘也、翟潇闻以及赵磊,则身处低粉丝数低活粉率的阵营。除此之外,今年4月通过爱奇艺综艺出道的UNINE组合成员中的3位——李振宁、胡春杨以及队长李汶翰,皆位列这一阵营,再次为国内的“男团消亡史”抹上一笔。

  约翰沃纳梅克曾在19世纪下半叶提出过一个观点,被称为广告营销界的“哥德巴赫猜想”:我知道在广告上的投资有一半是无用的,但问题是我不知道是哪一半。

  在满足了DT君自己的好奇心之后,我们还站在品牌方的角度评测了在微博投放粉丝广告的效果。我们简单粗暴地对比了明星的活跃粉丝数和带货力(该数据来自于CBNData星数),最终发现它们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关联性。

  对于品牌方来说,顶流太少、预算有限,想要使花出去的钱有个响。但现实情况是在微博上投放广告或是通过KOL与消费对话,仍然是一次赌博。

  网红带货为零的事件无疑给广告界敲响了警钟:在如今流量造假成本低廉、网红扎堆、乱象丛生的营销行业,品牌方投出去的钱保不准会全部打水漂。